四部门出台意见,控制医疗保险扶贫过度保护!突破基本医疗保险目录应建立和改革

四个部门出台了控制医疗保险过度保护扶贫的意见。要突破基本医疗保险目录的范围,就要建立和改革“既不提高标准,不存在不切实际的过度承诺和过度保障问题,也不降低标准,部分贫困人口没有医疗制度保障”我们不仅要确保穷人得到充分的保险,他们的福利到位,还要妥善管理过度担保,确保基金的安全。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做好医疗保险的动态监测,以帮助穷人。 国家医疗和社会保障局、财政部、国家卫生委员会、国务院扶贫办公室近日发布了《关于坚决完成医疗保障扶贫攻坚任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各地坚持基本标准,建立健全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确保所有贫困人口都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三大体系,作为医疗保障扶贫的艰巨任务。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学院医学与卫生法副教授邓勇博士对《法制日报》记者表示,《意见》部署并分解了加强医疗保障扶贫的政治责任和解决棘手问题的责任,进一步压缩了压缩部门行业扶贫的责任。《意见》的发布是健康保险反贫困运动的再细化、再部署和再动员,对确保健康保险反贫困运动艰巨任务的完成具有重要意义。 夯实医疗救助基础近年来,医疗保险扶贫工作取得积极进展。 截至2018年底,农村有案可稽的Rickard贫困人口统计保险覆盖率达到99.8%,基本实现保险覆盖。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三合一综合保障,梯队减负,贫困人群住院费用实际报销率接近80%;因病生活贫困的人数从2014年的2595.9万下降到541.6万。 国家健康保险局的相关官员指出,2019年,战胜贫困的战斗将进入胜利的关键阶段。为有效落实保障基本医疗的任务,《意见》将通过对“保障基本医疗”标准的比较,进一步明确任务,强化责任 如何实现贫困人口的“制度保障”?《意见》从保险、政策执行、工作推进等方面提出了具体措施。 一方面,《意见》要求将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制度的覆盖范围,作为底线指标,加强部门协作,查明参保人员基本人数,落实对人民的补助政策,核定参保人员身份,准确管理对人民的账户,落实精细化保险政策,做好按标准和类别对参保人员的补助工作。 另一方面,意见强调要巩固和提高基本医疗保险水平,全面落实2019年基本医疗保险部署,确保年底全面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同时巩固医疗救助基本医疗保险,落实大病救助政策,不断加大对贫困地区的财政支持,提高基本医疗保险救助能力。 国家健康保险局相关官员认为,医疗保障体系的完善是一个持续的过程,需要加强业务监控和数据分析。 针对体制改革带来的信息系统管理“断网”问题,意见要求各地推进医疗保险扶贫数据的统一集中管理,做好数据收集、统计分析、信息报送工作,做到真正正常调度,全面监控医疗保险扶贫政策执行情况,为科学决策提供有力支持 近年来,医疗保险过度保护的问题已经开始进入公众的视野。 这一次,《意见》规定,各地要坚持现行医疗保险基本制度、基本政策和基本标准,梳理过度医疗保险扶贫存在的问题,分类做好整改工作。 对此,邓勇认为,从长期保护人民利益的角度考虑对医疗保险过度保护进行适当管理,同时加快研究消除贫困政策的具体措施和与农村振兴战略有效衔接的长期机制是长期发展战略。 记者指出,《意见》要求,如果实行个人零缴费或零自付费,突破基本医疗保险目录范围,脱离实际,不可持续,应及时纠正,立即进行改革。如果对穷人的优惠保险等目标没有得到重视,如混淆制度的功能、重叠三重保险制度、随意扩大福利范围,三重保险制度应恢复到各自的功能定位,并在2020年底前平稳过渡到现有的三重制度框架,同时进行资本转移、政策对接和管理趋同,以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邓勇坦率地说,由于个人对医疗保险的错误认识和过度依赖,目前存在着“医疗不收费”和“不愿离开医院病床”的现象。 “合理的健康保险政策没有错,这是事实 ”邓勇分析说,但如果依赖太多,不仅会导致贫困个人思想的扭曲,削弱摆脱贫困的主动性,还会滋生“等待依赖”的情绪。此外,儿童很容易有“摆脱负担”的想法,并且不愿意这样做而不是必须这样做。 “合理使用健康保险,避免‘过度垫底’ ”邓勇建议,一方面改变贫困群体和全体人民对医疗保险的使用观念;另一方面,要继续完善医疗保险的使用机制,明确医疗保险报销的范围和症状,制定具体的使用条款,避免误用 为保证一段时间内健康保险营运基金的安全,小病、过度医疗、骗取健康保险基金等问题受到外界的批评。 据国家健康保险局有关官员介绍,为确保各种医疗保险基金的使用最大限度地减轻参保人员的负担,确保健康保险运营基金的安全,充分利用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该意见对当前存在的欺诈、保险欺诈、小病大治等危害群众长远利益的问题提出了针对性的工作要求。 《意见》强调,要协调规范诊疗行为,结合协议管理创新,加强定点评估,鼓励基层医疗机构和家庭医生落实慢性病管理职责,引导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给予合理治疗,促进贫困患者合理就医。加强资金监管,打击各种欺诈和保险欺诈行为,防止少数犯罪分子“钻空”以医疗保险政策为掩护集资扶贫。 关于如何确保《意见》顺利落地,邓勇建议加强政策设计,将各种医疗保障制度联系起来。 “要充分发挥团队整合、管理整合和制度整合的优势,统一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的扶贫政策效果,有效衔接和发挥政策整合效果 邓勇说,要完善医疗保障扶贫政策,实行统一的治疗标准、覆盖面和工作程序,实现窗口服务和“一站式”即时结算。 此外,为完善省、市、县三级责任制,建议省医疗保障部门全面负责,协调全省医疗保障扶贫工作,制定实施方案,并监督各市(区)的实施;市医疗保障部门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将医疗保障扶贫工作纳入年度重点任务,会同财政、卫生、扶贫、税务等部门积极建立医疗保障扶贫工作沟通机制,协调各区县的进度安排,共同推进实施。县级医疗保障部门直接负责医疗保障扶贫任务的分解细化,确保人员到位、责任到位、工作到位、效果到位。 (突破基本医疗保险目录建立和改革范围)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