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人移民一百年简史

中国移民到加拿大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初。 许多中国工人冒着生命危险乘船渡海去加拿大。 那时,来到加拿大的中国人基本上对加拿大一无所知。甚至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叫做加拿大。在他们看来,加拿大和美国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去的地方叫做美国。 所以当西洋参被引进中国时,它也被称为西洋参。花旗指的是美国国旗。即使西洋参被认为是加拿大华人社会最大的土产,也不可能将其改名为枫叶人参。 加拿大移民在那个历史时期的命运与去美国的中国移民相似,可以一起讨论。 当时,美国联邦政府提出了美国历史上唯一的种族歧视法案——排华法案。 加拿大似乎没有驱逐中国的明确立法,但发生了一起针对中国人的人头税事件。 当时中国人经历的命运非常痛苦。他们受到政府的无情剥削,甚至在就业机会方面受到底层白人的压制。 但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他们几乎没有出路,要么挣扎着生存,要么躺在棺材里回家。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世代,他们仍然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70年代后,来自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难民涌入加拿大,其中许多人是来自东南亚的华裔。一旦他们被加拿大接纳为联合国难民,他们一着陆就可以得到政府的大量财政援助。同时,政府还帮助他们解决食品和住房问题以及就业培训。 这与现在的叙利亚难民非常相似,所以每次我们责骂那些叙利亚难民时,我们是否也应该回顾一下这些中国人在加拿大的发展历史?不管穆斯林团体和基督教团体之间有多少冲突,这对加拿大的叙利亚难民真的不好吗?至少在过去的几天里,在这么多中国商人被抢劫的案件中,很少有人听说是他们干的。 当时的美籍华人也是如此,他们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也受到了许多主流社会的指责。 幸运的是,当时的加拿大比现在更需要下层劳动力,所以这些中国移民,像早期的中国移民一样,融入了社会底层工作。 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移民到加拿大被分为三类。 首先,来自中国香港的早期移民 当时,中国香港正处于经济奇迹的顶峰。他们的到来极大地改变了加拿大华人的人均资产。中国在各个商业领域都有发展的必要经济条件。他们逐渐把中国的生活圈从破旧的唐人街带了出来。 温哥华和多伦多都与一些中国主要聚集地的崛起密切相关。 当时的第二类移民,更像难民,大多来自东南沿海。 就像一百年前的中国工人一样,他们乘船来到这里。虽然船身比以前大,但彩票不会伤害我在船上的状况。这也很可怕。 货船没有适合人们居住的船舱。大量偷渡者,通常被称为人蛇,需要在拥挤的仓库里呆上几个月,没有任何医疗保护。一旦被感染和生病,他们的命运将被无情地抛入大海。 否则,一旦病毒在狭窄的小屋里传播,将会危及数百人的生命。 进入加拿大后,这些人很快被走私者转移到各地做廉价苦力,因为他们不受任何加拿大劳动法的保护,也没有基本的英语交流技能。 表面上,他们生活在加拿大,但本质上他们仍然生活在原来的圈子里。 虽然政府知道这些非法偷渡者的存在,但没有采取太多实质性行动。 表面上,政客们会饶有兴趣地提及这些问题,但实际上他们在纵容这些问题的存在。 这可能是出于经济考虑。廉价劳动力总是给社会带来一些好处。 虽然政府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压力,但这些人的生活可能并不好。 如此庞大的地下组织,黑手党势力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 至于人类蛇,他们不知道谁是加拿大总理,谁是州长或市长,但是他们都百分之百地知道他们想服从的黑手党势力是谁 一般来说,黑社会组织通过色情、赌博和毒品共同寻求非法财富。因此,歹徒和歹徒之间有着密切的利益和权力领域。 但是福建黑帮不同。他们是独立的。他们甚至不需要说英语,甚至不需要说普通话或广东话。 只要他们是歹徒,他们就一定有非法的集资手段。福建歹徒通过压榨福建人来收钱。 他们几乎从不与任何其他帮派势力发生冲突,他们也有自己的势力,但所有这些势力都是为他们自己使用的。 他们在黑暗中度过了不到半个世纪,现在他们的后代已经长大了。从小接受正规教育后,他们相信他们将告别那段痛苦的历史。 剩下的第三批移民来自中国大陆。 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改革开放才刚刚开始。那时,那些通过正式渠道出来的人基本上是精英中的精英。就学历和财力而言,他们都是国内顶尖人物。 想象一下,当一个普通双职工家庭的月收入仍然在100元左右时,从中国到加拿大的机票是几千元到一万元。 当时,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当时,一个非常特殊的名字诞生了,叫做胡婉媛,它指的是一个拥有10,000多项家庭资产的家庭。 它具体指的是那一年富裕而强大的家庭,普通家庭无法企及。 当时,大多数普通家庭的资产可能是几百元人民币。在普通人眼里,花一大笔钱买一张去国外的机票,就像今天在上海黄浦江边随便买一套3亿到4亿的房子一样。 这些精英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出国后,他们的生活差距很大。 虽然当时国内的物质条件一般,但出国后的物质条件并不太差。 但是他们从人到人的心理冲击很大。 所有国内资产能兑换成多少加元?生活在这上面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出路就是重新开始。 幸运的是,他们的优势在于他们接受了良好的高等教育。尽管医生必须洗碗,医生必须作为工人工作,但至少他们可以像普通加拿大人一样合法地工作和生活。尽管他们在找工作时可能会受到歧视,但他们仍然可以通过一起生活来生存。 这样,他们就普通生活在加拿大,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通过慢慢努力,基本上可以达到加拿大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 然而,时代变了。几十年后的今天,与那些属于同一个社会精英但留在国内未能出国的小伙伴相比,巨大的经济差距和生活条件再次冲击了他们的心理,这次的打击可能比他们来到加拿大时大很多倍。 1990年代上半期,中国香港于1997年回归中国,大批中国香港人移民加拿大,他们移民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政治需要获得海外护照。因此,在加拿大着陆后,他们用尽一切办法避开移民局的记录,回到中国香港工作和生活。 对他们来说,加拿大艰难而无聊的生活与中国夜间音乐香港相去甚远。那时候,中国香港用粤语同音词给加拿大取了个“又硬又大”的绰号 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大陆移民的真正涌入才开始缓慢。 中国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使中上层家庭具备了移民的经济条件。 与加拿大相比,最具竞争力的移民国家是澳大利亚。 许多人移民时会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澳大利亚的气候更好,但它在南半球。 人们更能适应相似纬度的迁徙。从北方到南方的迁移并非没有,但大部分都发生在战争和饥荒等极端条件下。似乎南北之间的地理差异总是远远好于东西之间的地理差异。 这就是为什么中原分为南方人和北方人,但东西方没有区别。 澳大利亚也比加拿大有优势,因为它相对靠近中国。然而,对于上世纪90年代末的移民来说,他们并不打算在计划中每三到五次来回跑一次。来回节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并不那么诱人。他们更看重的是加拿大有一个强大的美国邻居。 进入21世纪后,这股大陆移民浪潮更加汹涌澎湃,移民水平更加丰富。中国的中低层已经开始进入这个原本精英的团队。 这个时代在空之前就已经带来了新老移民之间的冲突 老移民依靠他们在加拿大的长期逗留来更好地了解当地社会,有意无意地瞧不起新移民。 新移民也可能对老移民的贫困表现出完全的蔑视。 但这真的是矛盾的主要原因吗?当然不会。 事实上,老移民心里有点酸。在他们看来,这些新移民不就是这个国家的小职员吗?那不是隔壁购物中心卖牛仔裤的女孩吗?当你现在来到加拿大并且比你自己有钱的时候,你怎么能不嫉妒呢?虽然新移民总是觉得老移民看着这些老移民不容易相处,甚至认为一些老移民即使在生意场上也不帮忙,他们还故意坑害和欺负新移民。 当然,其中也有一些无耻的个人,但从双方的角度来看,也有一些误解。 然而,这一代新老移民之间仍然存在一些障碍,这导致这两个群体的生活圈子仍然有点不合适。 时间的年轮继续滚动,中国移民在新世纪继续来到加拿大。 回顾漫长的历史,新移民越多,他们就越富有。 如今,大量新移民在登陆后的半年内买房,而在上世纪末,移民们甚至不敢去想这些。 着陆后,新移民买了一辆新车,这在20世纪80年代震惊了移民。 新移民带着钱来到加拿大,这在上世纪初是移民所不能接受的。 回顾中国移民在加拿大的100年历史,夸大它就像一部进化史。 今天的移民不再像以前一样在打折广告中乞求基本的生存权、最低收入的苦力、加拿大传奇国家公园的自然美、融入由他人主导的社会以及他们所需要的生活必需品。 今天的移民有更多的权利去追求他们渴望的生活,他们想看到的自然美景,以及他们想从家乡品尝的味道。 这一代新移民是幸福的一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