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了国耻!无论你现在在哪里,请为3500万烈士们祈祷!

8月15日是数百万中国人将永远记住的一天。 七十三年前,1945年8月15日,日本广播电台播放裕仁天皇的“结束战争的圣旨”,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无条件向盟国投降日本裕仁天皇阅读《结束战争的诏书》的原始记录《卢沟八年战争,芷江陷落的诏书》可以追溯到918年。中国人民在长达14年的艰苦抗日战争中做出了巨大牺牲。日本侵略者竭尽全力烧杀抢掠,但他们的同胞一刻也没有放弃抵抗!不要忘记日本的国耻。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后,日本把古老文明的中国土地变成了人间地狱。无情的轰炸、破碎的山川、掠夺中国文物、日本侵略者的人体冻伤实验、日本将中国人民甚至儿童作为活目标进行射击,所有这些都铭记着英雄们面对日本军队疯狂的入侵和杀戮。面对国家的存亡,千千数百万中国儿童奋起反抗,一寸土地一寸鲜血!最美的抗日女孩1938年4月,日军占领安徽和合和县,俘虏了女兵程本华。她只有24岁。 日本人折磨了她几次,把她绑在鹤城西门外的刑场,让她看着他们射杀被俘的中国人。 后来,当她得知日军要杀她时,她并不害怕。她双手抱胸,轻蔑地笑了笑,并要求记者再给她拍一张照片。 后来,他被一把冰冷的刺刀刺伤胸部。 美籍华人陈瑞钿在9·18事件后回到中国,从1937年到1939年击落了八架敌机。 在空战争中,他的飞机被敌机击落三次,但都在跳伞中幸存下来。 上一次被击中时,由于油箱起火,这位空军队中著名的混血儿英俊男子因大面积烧伤而毁容,并被送往美国接受治疗。 受伤痊愈后,他仍然回到家乡参加危险的“驼峰飞行”,直到抗日战争胜利。 尽管一个国家四分五裂,但山川连绵的景象是日本人拍摄的。他前面的日本士兵排满了队。所有的枪和大炮都瞄准了一辆开往日军阵地的中国战车。日本作家萨苏的第一反应是“虽然一个国家分裂了,但山川长存”!志愿参战的四川著名“死亡旗”王建堂,在父亲王程程的要求下,实际上是一面“死亡旗”。白布在中间写了一个大“死亡”。“援助马来西亚东北抗日代表团”由300多名上海青年组成。 张少杰上校在火车站向告别人群告别:“除非我们死了,否则我们永远不会回来!(注意旁边的棺材)新兵朱文海朱文海是一名新兵,参军才半年。他被日本童子军击中(1939年)。当你和我还在担心脸上的粉刺和隔壁的女孩时,他已经走上战场,为国家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历史巩固了他牺牲的时刻和他的名字。 5000个头骨:湖南、衡阳、湖南、衡阳,这张照片告诉你日本侵略者有多疯狂!第五军去前线支援第十九路军 这是战前,第261旅全体官兵签署的誓言“不要消灭日本敌人,发誓不生存” 英雄照片中的中国士兵没有为他的野心得到报酬,死得不满足。枪还在他怀里,子弹还在他手里。 子婴,1938年5月20日晚,中国空军队去了日本,投下了100万张传单。上图为空军第14中队队长徐焕生随队返回。 1938年10月24日,中山舰在湖北省金口与敌机激烈交战后沉入河中,造成包括萨石军上尉在内的24名官兵死亡。 敢死队的战士们在为台儿庄的反复斗争中扮演了突袭士兵的角色。他们的夜间突袭收复了许多失地。 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是20世纪最著名的战地摄影师之一。 1938年,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来到中国见证日本入侵中国,拍摄了许多揭露日本侵略者罪行的新闻照片。 我哥哥的父亲被日军杀害了,我哥哥把我哥哥抱在怀里。 没什么好说的,眼泪 在典型的驼峰航线即时抗战期间,中国是一个相当落后的农业国家,进口战争急需的重要物资。 日本侵略者看中了这把钥匙,切断了中国从海上到陆地的每张彩票。如何建立国际运输线路? 无奈之下,1942年5月,美国陆军空军空部队空和中国民航联合开通了从印度阿萨姆邦经缅甸到中国昆明和重庆的空补给线。 这条路线沿途将飞越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的山峰。运输机在装载时只能飞行3500米,不能达到要求的高度。它只能穿越峡谷。飞行段的航线波动,因此得名驼峰航线。 1940年初,杨靖宇将军在金川马皮关山的一次战斗中,杨靖宇的部队伤亡惨重。 那时,他周围只有十几个士兵,又饿又冷又累,他们不得不对付从四面八方包围他们的敌人。 杨靖宇率领部队连续五天五夜与敌人作战。 2月23日下午4点,杨靖宇被跟随他的100多名敌人包围在高地上。他从未投降。他用双手开枪,打死打伤了20多名敌人。 4点30分,杨靖宇胸部中弹三次,手上中弹一次。他仰卧而死,年仅35岁。 杨靖宇牺牲后,日军发现他的肚子里装满了干草、树皮和棉花,但一粒粮食也没有。 图为杨靖宇将军的遗体 中国的“慰安妇”:昨天(8月14日)最后一名幸存者原告的死亡标志着全球“慰安妇”周年纪念 80多年过去了,在“慰安妇”一词背后隐藏着中国、朝鲜、菲律宾、新加坡和日本等亚洲女性无数的泪水。 黄有亮2001年7月,包括黄有亮、陈亚卞和林金雅在内的八名海南“慰安妇”幸存者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为她们的罪行赎罪,以恢复她们的名誉。 经过十年对日本的诉讼,幸存者在反复上诉和拒绝之间挣扎,最终都输掉了这场诉讼。 尽管日本法院在那一年确认了侵权事实,但它对黄有亮等人做出了不利裁决,并驳回了他们的上诉,理由是“个人无权起诉国家” 2017年8月12日,在中国大陆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最后一名幸存者黄有亮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瀛洲镇一堆村的家中去世,享年90岁。 黄有亮是最后一个起诉日本政府的中国“慰安妇”,随着黄有亮的去世,她们一生都在等待日本的道歉,但日本政府正在等待她们的死亡。 根据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的统计,在中国大陆登记的“慰安妇”只有14名幸存者。 日本投降书这也许是日本历史上最好的书法作品。今天,值得数百万人铭记历史,不是让仇恨永久化,而是提醒人们和世界防止悲剧再次发生,捍卫胜利,保护和平,并加强我们自己。现在烟雾已经散去,但不应忘记曾经做出的牺牲和斗争。 现在,日本战败投降已经72年了。然而,日本曾否认侵略历史。 他对历史的态度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只有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富裕和强大,我们才能有足够的力量!抵抗入侵的敌人,捍卫领土完整!愿世界和平,不再有战争的硝烟!编辑排版|陈毅负责编辑|喵蜂鸟小姐来源|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礼仪团、互联网等。8月15日,不能忘记!别忘了!!

发表评论